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夜明珠免费马报 > 黄维德 > 正文

黄维德:生活所迫 才诞生了“誉王”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12

  受访时,黄维德不愿多谈感情的事情,他自称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不希望“生活过得太复杂”。

  一部《琅琊榜》,让多少人为英雄榜上众豪杰魂牵梦绕,甚至大反派也让人恨不起来,比如夺嫡倾轧中的悲情人物——“誉王”萧景桓。

  黄维德[微博]将这个骄傲而腹黑的皇子演活了。其实在原剧本中,这个角色的智商不比东宫那位圆滚滚的太子殿下高,身世也跟滑族扯不上半点关系,起兵造反更是只有荒谬并无悲壮。而电视剧中这一切改动,竟源自黄维德一纸长达50页的“人物建议”,以及无数次与制片、导演的磨合……

  事实上,这不是黄维德第一次奋笔疾书写下角色感言了。几乎每一部戏,他都试过“从开机争取到杀青”。

  在一帮演技超群的戏骨当中,非科班出身的黄维德靠的是拼命。经历过父亲破产、一夜之间一无所有的他,为了还债,曾当过歌手、卖过咖啡、装过电线,用他的话说,一切能赚钱的事他都愿意做。兜兜转转才进入演艺圈的黄维德,对于每一个角色都格外珍惜。“入行十七年,可以说,我从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镜头。”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黄维德坦荡地说出了这句话。

  早在《琅琊榜》开拍之际,制片人侯鸿亮就曾写下一篇微博,称自己被黄维德几十页纸的“人物分析”和“剧本建议”震惊了。当时侯鸿亮的评语是:“像黄维德这样提前做功课的演员太少了。”当然,这种“改戏”的行为,常常吃力不讨好。而“书面建议”是黄维德入行十七年来慢慢摸索出来的一种“温和改戏法”。刚入行那些年,黄维德表达得更直接。“这些年我的年纪和心性都平和了,很多事学会了妥协。不懂圆滑是我年轻时的致命伤。那时我特别着急,只希望把角色弄好,手段会粗暴和简单。”那时的他,还因此得罪不少人,“有时候你现场提出问题,跟你搭戏的演员也不会太乐意,这些改动还有可能删了他们的戏,他们心里肯定会别扭。那得罪这么多人值不值得?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包括《琅琊榜》拍摄时我也一直在思考。”

  如今,黄维德稍微学会了变通,不是现场给意见,而是在开拍前提出问题。“这是我这七八年来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因为制作单位熟悉每个人的性格,我把意见给他们,让他们来作出最好的处理方式。因为拍戏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改动一个细节会涉及很多东西,造成别人的困扰。如果不能处理好,就会得罪人。我希望能做到皆大欢喜。”

  原著中对誉王的描述是这样的:“大梁国当朝太子最大的竞争对手,人送外号‘毒蛇’。虚伪圆滑、刻薄狠毒、寒石心肠、不关心公道正义,尽用奇诡权衡,以达到夺嫡之目的。”然而在电视剧中,观众却看到了一个“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的男子——因为亲父杀了亲母,他出生后要寄养在皇后身边,没有尝到真正的亲情滋味,这是第一悲;成长时被周围的亲信如秦般弱等人利用和蛊惑,从未体验过友情,这是第二悲;娶妻虽貌美如花,却是皇后指定的亲事,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这是第三悲……

  这种改动,其实源自黄维德50页纸的“建言”。他说:“我的建议有三分之二的成分就是想提升誉王的智商,毕竟一个能扳倒太子、几度陷梅长苏于危难的人,不可能太蠢。而且反派智商太低,也无法衬托主角的聪慧。”在建言里,黄维德并未对大结构提出异议,仅希望通过对话和情境表现誉王的能力,希望誉王能更机警,“比如我希望有些事是通过誉王自己去发现,而非靠别人来点醒;而且希望他能及早对梅长苏产生怀疑,而不是一路被动。”

  不过,这些建议并未得到太多采纳,导演劝他靠表演来提升誉王的魅力。黄维德也表示接受:“我觉得这样也挺好。”而最终得到采纳的,是另外三分之一关于“身世”的改动——电视剧里,誉王的生母是滑族的玲珑公主,并因此引发出他的举兵造反;而原著小说里关于玲珑公主只是提了一句,还是为了衬托璇玑公主。这一改编,平添了誉王的悲剧色彩。“如果没有这层身世,誉王的造反就会显得苍白无力。”黄维德说。

  当年《新三国》播出时,黄维德曾不止一次在媒体面前表达了自己对这一人物的喜爱。当时为了这个角色,黄维德也没少做“写剧本建议”的事,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真是“从头争到尾一直没停”。

  拍摄期间,最让黄维德抓心挠肺的,是周瑜的人物性格。他认为,以周瑜的雄才远略,不应该如此心胸狭窄,相反,他应该是一个大气、有胸怀的真英雄。同时,他对剧中表现周瑜与诸葛亮之间钩心斗角最终被气死的“瑜亮之争”有所质疑,更对周瑜死前喊的那句“既生瑜何生亮”耿耿于怀。为了说服导演,他拍摄期间不断搬出《三国志》:“《三国演义》虽是名著,但毕竟是小说,作者罗贯中想象成分居多。《新三国》在还原历史人物时应该更中立、客观,也应该借鉴《三国志》这样的史书。”

  在拍周瑜吐血身亡大结局那场戏时,黄维德又跟导演“拧”上了:“周瑜为什么死前一定要喊‘既生瑜何生亮’?能不能喊句别的?比如‘非瑜背诺,天不假年’什么的。‘既生瑜何生亮’不是不能说,而是应该摆在别的地方,不一定在死前嘛!”按黄维德的理解,周瑜临死之际,最想表达的当属孙策对他的知遇之恩以及自己壮志未酬身先死的遗憾:“当年周瑜之所以在大都督的位置上一做做了十年,就是为了对孙策的一句承诺,为了跟他共图江山大业。”但要改动如此经典的一句话,导演高希希[微博]也非常无奈。“最后一场戏,高希希导演都不拍了,让B组导演拍。”最终的结果,是黄维德妥协了,还是喊了句“既生瑜何生亮”。

  2004年,黄维德和赵薇[微博]等人合作主演了民国情感剧《京华烟云》,他饰演放弃与姚木兰的儿女私情、走上革命道路的孔立夫。剧中的他,为人正直又温文尔雅,至情至性又才华横溢,与赵薇饰演的姚木兰相爱却不能相守的爱情,曾虐哭不少观众。这是黄维德第一次来大陆拍戏,而他的较真性格也在这一次拍摄中狠狠碰了钉子。“你知道,大陆的拍戏流程和台湾是不一样的。在台湾,大家拍摄之前会一起聊:你怎么演,我怎么演;但到了大陆,进组好多天才给剧本,大家还没有机会碰头。当时我拿到剧本就修改,然后跟B组导演、副导演聊想法。B组导演很高兴,说这样很好,但最终怎么拍板,好像没有结果。”

  最让黄维德心心念念的,是孔立夫的结局。“孔立夫后来消失不见了,我当时只想要个结局:他到底去哪儿了?没有交代啊!我特别着急,一直跟剧组要说法、提意见。”那时,行为“怪异”的黄维德让剧组不少人都感到不解。“跟每个人都有磕磕碰碰。很多人会问我,你把角色弄那么好又有什么益处呢?我就嘀咕说,一个角色出彩,对戏有帮助嘛……”

  最后,B组导演给了黄维德编剧的电话,让他试试从编剧那里入手。“我马上打电话给张永琛老师,他对于我的热情感到很振奋,让我把意见传真给他。他看完之后马上回电说:‘非常好,我以编剧的名义发到剧组。’”讨到说法时,《京华烟云》已经开拍了两三个月,不少演员的戏份、场景也因为这一改动而作出了调整。这一结果,让黄维德感恩至今:“我一直感谢张永琛老师,他后来有个亦正亦邪的角色邀请我去演,当时我虽然有片约在身,但坚决推掉了其他片子,接了张老师的戏。”

  19岁以前,黄维德生活在春天的暖阳里。黄维德的父亲在警察广播电台工作,是1982年金钟奖最佳配音奖得主。在带花园有草坪的别墅洋房里,黄维德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从私立贵族学校顺利考取了台北文化大学政治系,弟弟也去了美国读书。然而,在他考上大学后不久,生活的冬天突然降临。父亲的公司被宣告破产,同时欠下几千万元台币的债务。一夜之间,黄家变得一无所有,刚刚成年的黄维德成了家中的顶梁柱。“我19岁就进入了极端想要工作赚钱的状态,然后一直埋首于赚钱解决家里的问题。就这样,一眨眼就五年十年过去了。”

  开始的时候,黄维德利用课余时间打零工,先是在百货公司做策划,又兼职在书店做搬书员,还曾经在台湾师范大学福利社做切水果工人,他的时间被功课和打工安排得很满。可黄维德最大的兴趣是做音乐,他加入了台湾当时最热门的徐夫人唱诗班。因为表现出色,他很快被BMG唱片公司相中,还出了两张唱片。“那时年轻,就想着多尝试,家境不好就多做点、再多做点……我念大一就开始打工,任何可以赚钱的机会都不错过。”那时,他还去吧台卖过咖啡,“也是想赚钱,卖咖啡时薪多一点嘛”。

  出了两张唱片后,黄维德服兵役入伍。而等他归来时,“唱片公司已经不要我了”。黄维德再次陷入对前途的迷茫:“我要认认真真想我今后的人生路了。我在大学是学政治的,难道要走政途?但考公务员、做外交、当立法委员什么的,我都不感兴趣。我除了唱歌,唯一兴趣就是电脑,那既然要做事,干脆就做自己感兴趣的吧。”于是,他当上了IT工程师,做起网路架设、服务器维护的工作,“比如网络插孔、天花板布线、建筑物建成之初走暗线什么的,都是我去规划,然后每年收一点维护费”。那两年,黄维德工作得很愉快。“当时做专案经理还做得挺好,公司也赏识我。当有人引荐我去做演员的时候,老板还给我停薪留职了半年,说如果做演员不行就让我回去。但后来发现演员收入比做工程师好得多,他们才割爱:那你就去吧!他们真的很好,还帮我算命、改名,希望我的演艺之路能顺利一点。”

  2003年,黄维德终于将所有债务还清,演艺事业也开始有了些起色。他用了十年时间,将一个支离破碎的家重新搭建起来。“当初家里的氛围不好,我也体会了什么叫‘贫贱夫妻百事哀’。不过我就是一根筋,觉得还了钱就没问题。事实证明,还了钱也确实没问题了,我们现在一家人非常和乐。”对于从事演艺行业,他至今心存感激:“我非常感谢带我入行的人。年轻时眼高手低,自视甚高,要不是生活逼迫,我不一定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这个工作。这份工作至少为我处理了经济上很多问题,也让很多人认同了我。这条路一直走了17年,把我的生活整理好了。”

  受访时,黄维德不愿多谈感情的事情,他自称是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不希望“生活过得太复杂”。事实上,他与大学时代的女友陆薇雯已携手度过二十余年,虽然中途经历过与伊能静[微博]的“牵手门”风波,但知情人士告诉羊城晚报记者,黄维德与女友的感情自始至终都很稳定。在最困难的时候,陆薇雯都对黄维德不离不弃,如今两人俨然已成为家人。“现在他给家人在台湾买了栋大房子,女友和他的父母以及弟弟住在一起,非常和睦。女友还经常和他妈妈一起来大陆探班,一家人感情很好。”至于生小孩,知情人士称,“黄维德的弟弟已经有了小孩,黄维德和女友则比较享受现在的状态,目前看来没有生小孩的打算。”

本文链接:http://mikagekei.com/huangweide/194.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