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夜明珠免费马报 > 方文山 > 正文

方文山的《发如雪》歌词的详细分析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8-0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狼牙月】《狼牙月》指的是月亮像狼牙的颜色一样,而不是像狼牙的形状,因为狼的牙齿虽然呈现镰刀型的勾状,但也只能算是一半的上弦月或下弦月,另一半深埋的牙根也并不是对等的镰刀型勾状,而且【狼牙色】这句形容词也很清楚的是在描绘月亮的颜色而不是形状。所以,《狼牙月》是指月亮的颜色像狼牙那样涂抹上一层略带斑驳的米黄,主要是藉由“狼牙”的意象来强调景色的萧条与苍茫。特此说明的是,《狼牙月》一词目前尚查无任何古诗词引用过,因此无法注明其原始出处,亦无法说明《狼牙月》除形容景色外,其他文字修辞上的引用实例与使用方法。也就是说,今後如有人要引用或说明《狼牙月》这句词汇时,就只有这里的解释与出处而已!【狼牙月】始见於方文山《发如雪》歌词:「狼牙月,伊人憔悴,我举杯,饮尽了风雪…」。《狼牙月》是形容月光如狼牙的颜色般,强调其景色的萧条与苍茫。

  【伊人】《伊人》这句话的语汇出处最早可上朔至二千五百多年前的《诗经、秦风、蒹葭篇》里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伊人》犹言彼人,其用法主要是指那个人、或意中人,属於第三人称。在古代男女通用,现今大多专指年轻女性而言,“伊人”也就是心目中所倾心喜欢的那个女生。《伊人》这句话的另一个转借用法,则是影射为明君或贤臣,或者亦指遵循著善良风俗的布衣百姓。如晋朝陶渊明的《桃花源诗》中有:「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诗句中的《伊人亦云逝》指的就是“居住在桃花源中的人也离开了秦国之地”。

  【惹尘埃】根据《六祖坛经》所记载,禅宗五祖弘忍某日欲知门下众僧悟道的境界,叫众门徒书写偈语,自道心得,大****神秀率先提笔作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六祖惠能则反驳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神秀偈语的意思是,身为佛门****,理应洁身自爱,力抗诱惑,不能让佛法蒙羞;六祖惠能则认为佛法本来就不是什麼具象的器皿,既然一开始就什麼表象也不存在,那又那里来的空间沾惹尘埃呢?二人对禅宗佛法顿悟的境界不同,常被後世拿来引用解读对佛法参悟的程度为何!

  【红颜】《红颜》是借代修辞的一种用语,主要有二种转借涵义,一是指青春、年少;另一个则专指女性、美女。李白《赠孟浩然》的诗句中:「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以及李白他另一首《长干行》里:「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红颜在这里指的是年少与青春。另外唐代白居易的《後宫词》里有:「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以及清朝吴伟业的《圆圆曲》:「鼎湖当日弃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这里的红颜则是指女性跟美女而言。成语《红颜薄命》语出西游记?第七十回:「…诚然是:自古红颜多薄命,恹恹无语对东风…」意思就是自古以来美女的命运就多舛,其下场通常都不太好。

  【青史】这里的“青”指的是竹简,“史”是指历史或史书。因为在还没有发明纸张的古代,一般的书籍大都使用竹简所制成。竹简也就是串起来的竹片,古人将其编联成形状像「册」字的书,是古代人用作书写的工具,亦用来记载历史,所以後世即以青史作为史书的代称。成语「名留青史」便是指在历史上留下功名,永垂不朽。另外有“汗青”一词亦指史书而言,因为竹子表面有一层竹青,含水份,不易刻字,所以古人将竹简放到火上炙烤。经火烤处理的竹简刻字方便且防虫蛀。当时人们把这火烤的程序叫做“杀青”,也叫“汗青”。所以汗青一词亦被後世引申比喻为史书。如文天祥的《过伶仃洋》里有:「…皇恐滩头说皇恐,伶仃洋里叹伶仃。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千】《弱水三千》原句出自《红楼梦》第九十一回:「…宝玉呆了半晌,忽然大笑道: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弱水”一词始见於《尚书、禹贡》篇中:「…导弱水至於合黎。」古代用弱水来泛指险恶而遥远的河流,现今则将“弱水”引申为爱情河。“三千”则缘於佛教用语,如佛家三千大千世界,便是形容无量无边孕育生命的浩瀚宇宙。“一瓢饮”则见於《论语、雍也篇》:「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其原义为「弱水有三千华里那麼长,水量虽然丰沛,但只舀取其中ㄧ瓢来喝。」现引申为,可以交往的对象虽然很多,但我却只喜欢你一个人。指一个人的感情专一。

  【发如雪】《发如雪》之歌名一如“东风破”为其原创,并非抄袭自任何古典诗词或词牌名,在周杰伦《十一月的萧邦》繁体字版的歌词本中,其《发如雪》的歌名下有一行引言,原句如下:「极冻之地,雪域有女,声媚,肤白,眸似月,其发如雪;有诗叹曰:千古冬蝶,万世凄绝。」这段引言并非出自任何古史资料,实为作者为营造《发如雪》的古典气质所刻意杜撰之文言文形式的句子。《发如雪》的歌名灵感来自於李白《将进酒》中的诗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作者阅後感叹其青丝华发一夕成雪,遂得《发如雪》一词。

  【邀明月】《发如雪》歌词中:「邀明月,让回忆皎洁…」与「我举杯,饮尽了风雪…」此二句借用李白的诗句《月下独酌》中:「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作者将“举杯邀明月”拆开成“举杯”与“邀明月”分别溶入歌词中使用,但仅取其诗句的流传度与熟悉感,与原句之意涵无关。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此句中的三人指的是李白、月亮、以及李白自己的影子。

  【铜镜】现代人多使用水银镜面所制造的镜子来梳化妆,但在古代玻璃镜尚未问世之前,古人皆以铜锡合金的铸造法制作铜镜,待铜镜浇灌完成後,再将其镜面打磨抛光以照面,在日常生活中用来端正衣冠、整理仪容。《唐书魏徵传》中有一段跟铜镜相关的名句:「太宗谓梁公曰:「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尝宝此三镜,用防己过。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镜矣。」

  月光就像狼牙的颜色那样涂抹上一层略带斑驳的米黄,笼罩在如此的夜色下,伴随著来自蒙古高原的冷冽北风,此时此景,让浪迹天涯的游子更显现出一股悲壮跟苍茫。犹记得那年我横越狼牙色的空旷大地,一路走过我所深深眷恋与牵挂的姑娘所住的地方,在那人声杂沓、车水马龙的京城长安,她却独自在月下叹息著只有她一个人才懂的悲伤。多年後,当我与人论及这段前尘往事时,想要故做潇洒豪迈的举起手中的酒杯,却反而欷歔不已的感叹这些年来所发生的一切,最後竟妄想能一饮而尽的喝下这人世间迎面而来的种种考验与风雪。为何在这原本平淡恬静的日子里,怎麼会有人狠心刻意的去揭露关於我们前世那段未完的姻缘,从此招惹来了一段至今仍纠缠不清,也无法抚平的爱恨纠葛。

  其实“缘份”这个字,那里有什麼神秘难懂的解释,如对照你我之间所发生的故事,缘份无非指的是,在前世今生的轮回中,一次又一次无止尽的相遇、热恋,然後离别。因此,你眉宇间始终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淡淡忧愁,仿佛在控诉那已经消失的青春时光是怎样也呼喊不回来。犹记得那时我曾对你说,就算那些人为所记载的历史都已灰飞烟灭,我们所处的时空也已经都沧海桑田的消失不见,但我对你那份永世不变的誓言,却会像永恒的传说故事一样,世代相传下去。

  这人世间的过眼繁华就如同滔滔不绝向东奔流的江水,而我在这波涛汹涌的众多分支汇流中,却只对你涓涓细水般的体贴有著刻骨铭心的感觉,那些水量再丰沛、气势再惊人的河川江水,都不如你眼中惊鸿一瞥的那池春水;就好像在奼紫嫣红、争奇斗豔的御花园中,我只专心迷恋你所化身的那只彩蝶。

  那年当你转身离开时,在香肩上飘扬起如丝绸般的华发,在月光的照耀下,竟宛如雪白的霜雪如瀑布流洩而下,在那如梦似幻的气氛中,竟然美化了我们当下那段伤痛欲绝的离别。那时在我内心虔诚为你祈祷的声音,并不奢望有谁听到;或者是要刻意去感动谁,那只不过是我在做我当下想要做的事情罢了!或许也可说是为了我自己吧!如果可以,我想邀请明月来为我的誓言做见证,证明我对你的回忆如同明月般的透明皎洁,没有丝毫的不忠跟虚伪,或许唯有如此才能衬托出我对爱情所要求的那份无暇与完美。

  你原来如丝绸般为人所称羡的华发,到底是受了什麼恶毒的诅咒,或者因为有什麼心事,竟然可以在一夕之间就白发苍苍,衰老的如此不堪,我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骤变感到震惊与感伤,溃堤的眼泪如冬雪般漫天而降。此时,满脸愁容的我不禁想要问,到底我这一生一世的痴痴等待,是蹉跎了你年轻的岁月,还是反而担误到我自己的年华。在这红尘俗世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日子里,有些人选择继续沉沦在如醇酒般微醺的岁月,日覆一日不愿醒来面对现实,但我却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世道中,清醒而且毫无怨尤的为你精雕细琢那块

  那面被擦拭的耀眼夺目的青铜古镜,正清析的照映出属於你年少时那单纯、无邪的稚脸,我至今依然还记得你当时扎马尾的青涩模样。如果时空可以倒转回到长安,回到城郊外那蜿蜒清澈的小溪旁,你仍旧像个孩童般那样无忧无虑的玩耍、任性与撒野;如果真的可以那样,那麼我宁愿这一生就像个没出息的醉汉,永远都不要清醒过来,沉醉在半梦半醒之间,带著宿醉的眼光遥望梦中的故乡,回到脑海里怎麼也抹不去的长安。梦中的我,将带著前世的记忆轻轻涉过蜿蜒的小溪,缓缓穿越屋前的竹林,然後推开飘著松香的房门,来到薄纱半掩的床,微笑著俯身亲吻你那张…我永世难忘的脸庞!

  展开全部伴随着来自蒙古高原的冷冽北风,月光就像狼牙的颜色那样涂抹上一层略带斑驳的米黄,笼罩在夜色下。此时此景,浪迹天涯的游子更显现出一股悲壮和苍茫。记得那年,我横越空旷大地,一路走过我所深深眷恋与牵挂的姑娘所住的地方,在那人声嘈杂,车水马龙的京城长安,她却独自在月下叹息着只有她一个人才懂的悲伤。多年后,当我与人论及这段前尘往事时,想要故做洒脱的举起手中的酒杯,却反而唏嘘这些年来所发生的一切,最后竟妄想能一饮而尽的喝下这人世间扑面而来的种种考验与风雪。为何在这原本平淡恬静的日子里,怎会有人狠心去揭露关于我们前世那段未完的姻缘,从此招惹来了一段至今仍纠缠不清,无法抚平的爱恨纠葛。

  其实“缘分”这个词,哪里有什么神秘难懂的解释,如对照你我之间所发生的故事,缘分无非就是前世今生的轮回中,一次又一次无止尽的相遇、热恋,然后离别。你眉宇间始终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淡淡忧愁,仿佛在控诉那已经消失的青春时光怎么也呼喊不回来。犹记得那时我曾对你说,就算那些人为所记载的历史都已灰飞烟灭,我们所处的时空也都沧海桑田消失不见,但我对你的那份永世不变的誓言,却像永恒的传说一样,世代相传下去。

  那年,当你转身离开时,香肩上飘起如丝般的华发,在月光的照耀下,竟宛如雪白的霜雪如瀑布般流泻而下,在那如梦如幻的气氛中,竟然美化了当年我们那段伤痛欲绝的离别。那时,在我心里虔诚为你祈祷的声音,并不奢望有谁能听到,或者要刻意去感动谁,那只不过是我在做我当下想要做的事情罢了……如果可以,我想邀请明月来为我的誓言来做见证,证明我对你的回忆如同明月般的透明皎洁,没有丝毫的不忠,或许只有这样,才有衬托出那份爱情的无暇与完美。

  你那如丝般的华发,究竟受到什么恶毒的诅咒,竟然一夕之间就白发苍苍,衰老的如此不堪,我对这突如其来的骤变感到震惊和感伤,眼泪如冬雪般漫天而降。此时,我不禁要问,到底我这一生一世的痴痴等待,是蹉跎了你年轻的岁月,还是反而担误了我的年华。在这红尘俗世酒不醉人人自醉的世道中,清醒而无怨无悔的为你雕琢那块“永世爱你”的碑文。

  那面被擦拭的耀眼夺目的青铜古镜,正清淅的照映站你年少时的单纯和无邪,我至今还记得你当时扎马尾的青涩模样。如果时空可以回到长安,回到城外那蜿蜒清澈的小溪旁,你仍像个孩子般的玩耍,任性和撒野;如果真的可以那样,那我宁愿这一生永远都不要醒来,我愿沉醉在半梦半醒之间,带着宿醉的眼光遥望梦中的故乡,回到挥之不去的长安。梦中的我,将带着前世的记忆轻轻涉过小溪,缓缓地穿过竹林,然后推开飘着松香的房门,微笑着亲吻着你那张——我永世难忘的脸庞。

  【狼牙月】《狼牙月》指的是月亮像狼牙的颜色一样,而不是像狼牙的形状,因为狼的牙齿虽然呈现镰刀型的勾状,但也只能算是一半的上弦月或下弦月,另一半深埋的牙根也并不是对等的镰刀型勾状,而且【狼牙色】这句形容词也很清楚的是在描绘月亮的颜色而不是形状。所以,《狼牙月》是指月亮的颜色像狼牙那样涂抹上一层略带斑驳的米黄,主要是藉由“狼牙”的意象来强调景色的萧条与苍茫。特此说明的是,《狼牙月》一词目前尚查无任何古诗词引用过,因此无法注明其原始出处,亦无法说明《狼牙月》除形容景色外,其他文字修辞上的引用实例与使用方法。也就是说,今后如有人要引用或说明《狼牙月》这句词汇时,就只有这里的解释与出处而已!【狼牙月】始见於方文山《发如雪》歌词:「狼牙月,伊人憔悴,我举杯,饮尽了风雪…」。《狼牙月》是形容月光如狼牙的颜色般,强调其景色的萧条与苍茫。

  【伊人】《伊人》这句话的语汇出处最早可上朔至二千五百多年前的《诗经、秦风、蒹葭篇》里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伊人》犹言彼人,其用法主要是指那个人、或意中人,属於第三人称。在古代男女通用,现今大多专指年轻女性而言,“伊人”也就是心目中所倾心喜欢的那个女生。《伊人》这句话的另一个转借用法,则是影射为明君或贤臣,或者亦指遵循著善良风俗的布衣百姓。如晋朝陶渊明的《桃花源诗》中有:「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诗句中的《伊人亦云逝》指的就是“居住在桃花源中的人也离开了秦国之地”。

  【惹尘埃】根据《六祖坛经》所记载,禅宗五祖弘忍某日欲知门下众僧悟道的境界,叫众门徒书写偈语,自道心得,大弟子神秀率先提笔作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六祖惠能则反驳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神秀偈语的意思是,身为佛门弟子,理应洁身自爱,力抗诱惑,不能让佛法蒙羞;六祖惠能则认为佛法本来就不是什麼具象的器皿,既然一开始就什麼表象也不存在,那又那里来的空间沾惹尘埃呢?二人对禅宗佛法顿悟的境界不同,常被后世拿来引用解读对佛法参悟的程度为何!

  【红颜】《红颜》是借代修辞的一种用语,主要有二种转借涵义,一是指青春、年少;另一个则专指女性、美女。李白《赠孟浩然》的诗句中:「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以及李白他另一首《长干行》里:「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红颜在这里指的是年少与青春。另外唐代白居易的《后宫词》里有:「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以及清朝吴伟业的《圆圆曲》:「鼎湖当日弃人间,破敌收京下玉关,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这里的红颜则是指女性跟美女而言。成语《红颜薄命》语出西游记第七十回:「…诚然是:自古红颜多薄命,恹恹无语对东风…」意思就是自古以来美女的命运就多舛,其下场通常都不太好。

  【青史】这里的“青”指的是竹简,“史”是指历史或史书。因为在还没有发明纸张的古代,一般的书籍大都使用竹简所制成。竹简也就是串起来的竹片,古人将其编联成形状像「册」字的书,是古代人用作书写的工具,亦用来记载历史,所以后世即以青史作为史书的代称。成语「名留青史」便是指在历史上留下功名,永垂不朽。另外有“汗青”一词亦指史书而言,因为竹子表面有一层竹青,含水份,不易刻字,所以古人将竹简放到火上炙烤。经火烤处理的竹简刻字方便且防虫蛀。当时人们把这火烤的程序叫做“杀青”,也叫“汗青”。所以汗青一词亦被后世引申比喻为史书。如文天祥的《过伶仃洋》里有:「…皇恐滩头说皇恐,伶仃洋里叹伶仃。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

  【三千】《弱水三千》原句出自《红楼梦》第九十一回:「…宝玉呆了半晌,忽然大笑道: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弱水”一词始见於《尚书、禹贡》篇中:「…导弱水至於合黎。」古代用弱水来泛指险恶而遥远的河流,现今则将“弱水”引申为爱情河。“三千”则缘於佛教用语,如佛家三千大千世界,便是形容无量无边孕育生命的浩瀚宇宙。“一瓢饮”则见於《论语、雍也篇》:「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其原义为「弱水有三千华里那麼长,水量虽然丰沛,但只舀取其中ㄧ瓢来喝。」现引申为,可以交往的对象虽然很多,但我却只喜欢你一个人。指一个人的感情专一。

  【发如雪】《发如雪》之歌名一如“东风破”为其原创,并非抄袭自任何古典诗词或词牌名,在周杰伦《十一月的萧邦》繁体字版的歌词本中,其《发如雪》的歌名下有一行引言,原句如下:「极冻之地,雪域有女,声媚,肤白,眸似月,其发如雪;有诗叹曰:千古冬蝶,万世凄绝。」这段引言并非出自任何古史资料,实为作者为营造《发如雪》的古典气质所刻意杜撰之文言文形式的句子。《发如雪》的歌名灵感来自於李白《将进酒》中的诗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作者阅后感叹其青丝华发一夕成雪,遂得《发如雪》一词。

  【邀明月】《发如雪》歌词中:「邀明月,让回忆皎洁…」与「我举杯,饮尽了风雪…」此二句借用李白的诗句《月下独酌》中:「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作者将“举杯邀明月”拆开成“举杯”与“邀明月”分别溶入歌词中使用,但仅取其诗句的流传度与熟悉感,与原句之意涵无关。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此句中的三人指的是李白、月亮、以及李白自己的影子。

  【铜镜】现代人多使用水银镜面所制造的镜子来梳化妆,但在古代玻璃镜尚未问世之前,古人皆以铜锡合金的铸造法制作铜镜,待铜镜浇灌完成后,再将其镜面打磨抛光以照面,在日常生活中用来端正衣冠、整理仪容。《唐书魏徵传》中有一段跟铜镜相关的名句:「太宗谓梁公曰:「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尝宝此三镜,用防己过。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镜矣。」

  月光就像狼牙的颜色那样涂抹上一层略带斑驳的米黄,笼罩在如此的夜色下,伴随著来自蒙古高原的冷冽北风,此时此景,让浪迹天涯的游子更显现出一股悲壮跟苍茫。犹记得那年我横越狼牙色的空旷大地,一路走过我所深深眷恋与牵挂的姑娘所住的地方,在那人声杂沓、车水马龙的京城长安,她却独自在月下叹息著只有她一个人才懂的悲伤。多年后,当我与人论及这段前尘往事时,想要故做潇洒豪迈的举起手中的酒杯,却反而欷歔不已的感叹这些年来所发生的一切,最后竟妄想能一饮而尽的喝下这人世间迎面而来的种种考验与风雪。为何在这原本平淡恬静的日子里,怎麼会有人狠心刻意的去揭露关於我们前世那段未完的姻缘,从此招惹来了一段至今仍纠缠不清,也无法抚平的爱恨纠葛。

  其实“缘份”这个字,那里有什麼神秘难懂的解释,如对照你我之间所发生的故事,缘份无非指的是,在前世今生的轮回中,一次又一次无止尽的相遇、热恋,然后离别。因此,你眉宇间始终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淡淡忧愁,仿佛在控诉那已经消失的青春时光是怎样也呼喊不回来。犹记得那时我曾对你说,就算那些人为所记载的历史都已灰飞烟灭,我们所处的时空也已经都沧海桑田的消失不见,但我对你那份永世不变的誓言,却会像永恒的传说故事一样,世代相传下去。

  这人世间的过眼繁华就如同滔滔不绝向东奔流的江水,而我在这波涛汹涌的众多分支汇流中,却只对你涓涓细水般的体贴有著刻骨铭心的感觉,那些水量再丰沛、气势再惊人的河川江水,都不如你眼中惊鸿一瞥的那池春水;就好像在奼紫嫣红、争奇斗艳的御花园中,我只专心迷恋你所化身的那只彩蝶。

  那年当你转身离开时,在香肩上飘扬起如丝绸般的华发,在月光的照耀下,竟宛如雪白的霜雪如瀑布流泄而下,在那如梦似幻的气氛中,竟然美化了我们当下那段伤痛欲绝的离别。那时在我内心虔诚为你祈祷的声音,并不奢望有谁听到;或者是要刻意去感动谁,那只不过是我在做我当下想要做的事情罢了!或许也可说是为了我自己吧!如果可以,我想邀请明月来为我的誓言做见证,证明我对你的回忆如同明月般的透明皎洁,没有丝毫的不忠跟虚伪,或许唯有如此才能衬托出我对爱情所要求的那份无暇与完美。

  你原来如丝绸般为人所称羡的华发,到底是受了什麼恶毒的诅咒,或者因为有什麼心事,竟然可以在一夕之间就白发苍苍,衰老的如此不堪,我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骤变感到震惊与感伤,溃堤的眼泪如冬雪般漫天而降。此时,满脸愁容的我不禁想要问,到底我这一生一世的痴痴等待,是蹉跎了你年轻的岁月,还是反而担误到我自己的年华。在这红尘俗世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日子里,有些人选择继续沉沦在如醇酒般微醺的岁月,日覆一日不愿醒来面对现实,但我却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世道中,清醒而且毫无怨尤的为你精雕细琢那块 “永世爱你” 的石刻碑文。

  那面被擦拭的耀眼夺目的青铜古镜,正清析的照映出属於你年少时那单纯、无邪的稚脸,我至今依然还记得你当时扎马尾的青涩模样。如果时空可以倒转回到长安,回到城郊外那蜿蜒清澈的小溪旁,你仍旧像个孩童般那样无忧无虑的玩耍、任性与撒野;如果真的可以那样,那麼我宁愿这一生就像个没出息的醉汉,永远都不要清醒过来,沉醉在半梦半醒之间,带著宿醉的眼光遥望梦中的故乡,回到脑海里怎麼也抹不去的长安。梦中的我,将带著前世的记忆轻轻涉过蜿蜒的小溪,缓缓穿越屋前的竹林,然后推开飘著松香的房门,来到薄纱半掩的床,微笑著俯身亲吻你那张…我永世难忘的脸庞!

本文链接:http://mikagekei.com/fangwenshan/691.html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