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夜明珠免费马报 > 方文山 > 正文

林夕的歌词到底好在了哪里?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7-08

  第三,他的感情很重很沉,所以尽管他想放开,却一直不曾真正放下,到最尾要么变成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自我折磨,要么就是故作豁达,却给明眼人一眼看穿了,无限伤心。比如一个老俗的话题,我爱的人与爱我的人,许常德就写过“爱我的人为我付出一切,我却为我爱的人流泪狂乱心碎”,对比夕爷在陈奕迅《人来人往》中表达的“闭起眼睛你最挂念谁,眼睛睁开身边竟是谁”,前者直白浅显,后者伤心婉转,余味无穷,高下立判。再比如黄耀明《风月宝鉴》第一句的大意便是“我想念你,我想见你”,但是夕爷是这样写的“想再见一面,谁要见你的面?想细诉思念,谁要你去想念?”,这个反问有强烈的痛楚感和对自己放不开的憎恨讥笑,非常有感觉。再比如黄耀明《春光乍泄》:“你以目光感受,浪漫宁静宇宙,总不及两手轻轻满身漫游,再见日光之后,欲望融掉以后,那表情会否同样溫柔”,透彻点看,写的其实就是前戏,但是这前戏是温存缠绵美妙的,不带一丝淫秽之意。夕爷的第二个杀手锏是非常擅长细节处理,生活中平淡无奇的场景经过他的妙手描述之后,就涂了一层伤感色彩,属于要人命的搞法。比如王菲的《迷魂记》里头的一句“为什么宠坏我,等我难习惯半掩被窝”,粗略看过,浑然不觉,细细思量,心里一阵寒意,从来不被爱的人是不会难受的,难受的是曾经被爱现在不被爱的那些人。记得曾有朋友问我,为什么《午夜凶铃》很恐怖?我说因为贴近生活,出鬼的不是古老废弃的住宅或者探险地,而是自己家的电视电话,谁都可能遇上。再比如陈奕迅《绵绵》:“和你也许不会再通宵,坐到咖啡酸了,喝也喝不掉,从前为你舍得无聊,宁愿休息不要,谈论连场大雨你窗台漏水不得了”,多么日常化的场景,回顾起来却惊心动魄,它基本贴近了一般人的记忆,某日与你聊天聊到天空发白都已忘记。再比如陈奕迅《人来人往》:“朋友已走,刚升职的你举杯到凌晨还未够,用尽心机拉我手,缠在我颈背后,说你男友有事忙是借口,说到终于饮醉酒”,完全是生活细节。最后说一说杨千嬅《假如让我说下去》里一段我每次听都想死:“暴雨中我到底怎么要害怕,难道你无台风会决定留下?但我想如楼底这夜倒下来,就算临别亦有通电话。我怕死,你可不可以暂时别要睡,陪着我,让我可以不靠安眠药进睡,但如果,但如果说下去,亦无非逼你一句话: 如今跟某位同居”“无非逼你一句话,如今跟某位同居”,遥想与这句话一样恐怖的一句歌词是许美静《你抽的烟》“你抽的烟,让我跑遍镇上所有的店”。我的看法刚好相反,我觉得林夕是非常擅长给不同的歌手不同风格的歌的,正如@哥你卤味 所说,即使是情歌,林夕都是多面的,时而妖娆,时而率真,时而孤勇,时而冷漠疏离,时而沉郁的。

  他抓住了几乎全世界人都有的情绪,这让我经常联想起王家卫电影,想想一个雨天,计程车穿梭在人潮拥挤的街道,迷幻的色彩,炫目的光晕,失意的人酒后抽着烟,摇摇晃晃的回家,却不知道家在哪里,这种感觉,你想一想。

  失去、茫然、困惑、追寻、等待……林夕最好的歌永远都是情歌,王菲的、Eason的,都很好唱出了那种感觉,很走心,因为这种感觉情绪谁都有。“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没有得到你允许,我都会爱下去,在你悲伤一刻必须解慰找到我乐趣……”“要拥有必先懂得失去怎接受……”“何人曾照顾过我的感受,待我温柔,吻过我伤口……”“无需要再多,只要某一日梦见我……”“想不到你若无其事地说,这样滥情,何苦……”这样的求不得,却还是一片痴心一片无怨无悔,已经带有很浓的悲剧色彩,但又不悲伤得彻底还以那么文艺的调调唱出来,简直叫人欲罢不能。不说失恋了,暗恋你总有过吧?题材上,就已经很有先机了。

  那么多失恋情歌,为什么林夕写得这么好呢?没有细节是绝对无法打动人的。夕爷这一点上做得极好,这里先举例《突然想起你》。“因为灯泡闪了一下”然后想起了你,“怕你还没休息”,原来这个人无时无刻不想着他爱的人。然后又说“因为这场雨”,怕错过你,来不及跟你走在一起,碰面。上面说的,失去。副歌部分“寂寞来袭,旧雨衣,应该放在哪里,拥抱过后我的双手应该放在哪里……”上面说的,困惑。灯泡、夜、冬天、雨、雨衣、玻璃窗,这些意象就已经构建了一幅图画,再融入个人情绪、回忆、意识、联想。所以“有什么办法让两个人不分离”,你能不拍案叫绝吗?如果你这句话普普通通放在你面前,你会觉得很好?细节,他一看到灯闪了一下,想起你。在玻璃窗上呵出你美丽的名字啊。夕爷最擅长写细节,不擅长大题材,记得看过一个帖子说他好像是为奥运会还是什么填了词,好像就是《北京欢迎你》吧,差得一塌糊涂,他自己都承认。

  夕爷写得最好的词我觉得都和失去有关。我个人认为最大的悲剧不是死亡,而是失去,死亡很多情况下是不可抗因素,自杀也只是咎由自取,而失去,代表着曾经拥有。大家应该知道《富士山下》的富士山理论,你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你不能拥有他,你只能经过他,然后失去他。《富士山下》写得多好,意象新奇、暗喻、联想,小转折,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明年今日》呢,失恋者内心的痛苦挣扎写得栩栩如生,我一度代入进去,为之落泪。“若这一束吊灯倾斜下来,或者我,已不会存在……”失恋了望着灯想死的感觉,然后“人总需要勇敢生存”,失落感就像杯子里的水几乎溢了出来。“明年今日别要再失眠,谁舍得改变……”自我安慰与救赎。最后还是“有生之年遇见你,竟花光我所有运气”的顿悟,失落感顿时就像倒了的大坝,水汹涌翻腾了出来。困惑这一点也几乎都融入了进去,你看他每一首词,除了失去,也几乎都有茫然困惑的成分在里面。

  他的词意境跟文学性几乎完美的巧妙融合在了一起,排比、比兴、象喻、后现代风格、意识流……小转折是几乎所有文艺青年都会用的技巧,像王家卫、林夕这样的玩得更是登峰造极。林夕写的词从来都不会直直白白说我爱你,而是兜兜转转拐弯抹角含蓄无比的告诉你。喜欢他的人喜欢他的深情与玩文字的功底,欣赏那转折的细微的哀愁,不喜欢他的说他矫情,婆婆妈妈的。萝卜青菜各有所好。而他适当的留白更是让人回味无穷,歌词里面的懊悔、深情,你好像闭眼就能看到,那是深入骨髓的寂寞。对于情与景与物的把控更是无与伦比。《你的背包》,就是借用背包这么一个东西委婉的表达对她的思念之情,睹物思人。《再见二丁目》:林夕说,《再见二丁目》可以当做写词的教科书。林若宁说,当写外景时,就会来看看《再见二丁目》,看看景该写到什么程度。一般而言,写歌词无非是“外景”“内情”,和“说理”。景是具象的,情是抽象的,理是形而上的。景多了就太“实”,像塞满了家具的房间,拥挤而不得要领。情多了就太“虚”,没有载体过于空洞,如同悲伤深处空无一物。理多了就无趣,像浮在半空中重复没劲的废话。所以情要怎样和景结合,景要写到何种程度,又如何从具象升华为理又不跳脱,着实是词人要考虑的事。《再见二丁目》就给出了很好的范本。(摘自百科)这首歌是我极爱的,的确是适当的悲伤,适当的景与物,适当的道理,情景交融,堪称完美。这一点我也要好好学学,经常自己写东西不是太实就是太虚。《人来人往》这首歌就不说了,也是堪称教科书的填词。

本文链接:http://mikagekei.com/fangwenshan/546.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